最高法院:關于執行和解、執行擔保和仲裁裁決執行三個最新司法解釋(2018年3月1日起施行)

時間:2018年03月04日 信息來源:公眾號《民商事裁判規則?》 點擊:301收藏此文 【字體: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執行和解、執行擔保和仲裁裁決執行”三個司法解釋新聞發布會



來  源:最高人民法院網

時  間:2018年2月23日(星期五)上午10:00
地  點:最高人民法院全媒體新聞發布廳
出席嘉賓: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      孟祥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     趙晉山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     何東寧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     周翔
主 持 人: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      林文學

發布內容:通報執行和解、執行擔保和仲裁裁決執行三個司法解釋有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提問。 

自2016年提出“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以來,最高人民法院不斷加強頂層設計,大力推動執行規范化建設,特別是完善執行規范體系建設,在填補規則空白、規范執行權運行等方面做出不懈努力。在院黨組和周強院長的支持下,最高人民法院在過去兩年時間里,陸續出臺了近20部重要的執行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


今天發布的《關于執行和解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執行和解規定》)、《關于執行擔保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執行擔保規定》)和《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仲裁裁決執行規定》)是最高人民法院執行規范化建設中又一成果。這三個司法解釋作為執行規范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將于2018年3月1日開始施行?,F將有關情況通報如下:


一、《執行和解規定》的有關情況


執行和解是民事訴訟法確立的一項重要制度,它既有利于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執行難”,又是意思自治原則在民事執行階段的體現,在強制執行工作中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但由于此前法律、司法解釋有關執行和解的規定僅有寥寥幾條,導致不少問題缺乏明確的依據和指引,實踐做法不一,理論爭議較大。為充分發揮執行和解的制度效用,公正處理執行和解糾紛,提高司法公信力,最高人民法院在總結執行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出臺了這部司法解釋。


《執行和解規定》共20個條文,重點解決以下五方面問題:


(一)明確區分執行和解與執行外和解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30條第1款,當事人自行達成和解協議,執行員將協議內容記入筆錄,由雙方簽名或蓋章的,成立執行和解。但法律、司法解釋對于當事人私下達成的和解協議是否構成執行和解、產生何種法律效果沒有明確規定,導致這一問題在司法實踐中存在較大分歧,不同案件的認定結果可能截然相反。為統一司法尺度,《執行和解規定》明確了執行和解與執行外和解的區分標準,并分別規定了不同的法律效果。


具體而言,執行和解與執行外和解的區別在于,當事人是否有使和解協議直接對執行程序產生影響的意圖。換言之,即便是當事人私下達成的和解協議,只要共同向人民法院提交或者一方提交另一方認可,就構成執行和解,人民法院可以據此中止執行。反之,如果雙方沒有將私下達成的和解協議提交給人民法院的意思,那么和解協議僅產生實體法效果,被執行人依據該協議要求中止執行的,需要另行提起執行異議。


(二)明確不得依據和解協議出具以物抵債裁定


司法實踐中,對于能否依據執行和解協議出具以物抵債裁定,不同法院做法存在差別,有的不予出具裁定,有的不僅出裁定,還協助當事人辦理過戶手續。為統一法律適用,在充分調研、多方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執行和解規定》最終明確人民法院不得依據和解協議作出以物抵債裁定。


這樣規定的主要理由是:一方面,執行和解協議本身并不具有強制執行力,如果允許人民法院依據和解協議出具以物抵債裁定,無異于強制執行和解協議;另一方面,以物抵債裁定可以直接導致物權變動,很容易損害被執行人的其他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實踐中此類糾紛已經屢見不鮮,司法解釋應當積極予以回應。


(三)明確申請執行人可以就執行和解協議提起訴訟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30條第2款,達成和解協議后,被執行人不履行義務的,申請執行人可以要求恢復執行。但對申請執行人能否起訴被執行人,要求其履行執行和解協議約定的義務,法律規定并不明確。


從結果看,“債務人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債權人只能申請恢復執行”的做法實際上否定了當事人之間的合意,缺乏對債權人和債務人預期利益的保護。尤其當執行和解協議對債權人更有利時,被執行人可以通過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獲益,也與誠實信用原則相悖。為此,《執行和解規定》明確賦予了申請執行人選擇權,即在被執行人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時,申請執行人既可以申請恢復執行,也可以就履行執行和解協議提起訴訟。


(四)明確恢復執行的條件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30條第2款,申請執行人受欺詐、脅迫與被執行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或者當事人不履行和解協議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請執行人的申請恢復執行。但對于申請執行人能否隨時反悔、“不履行”的具體內涵、“受欺詐和脅迫”由誰認定等問題,不同法院把握的標準并不一致。為澄清實踐中的誤解,《執行和解規定》明確了恢復執行的條件。


首先,契約嚴守和誠實信用原則應當適用于雙方當事人,任何一方都不應無故違反和解協議,如果被執行人正在依照和解協議的約定履行義務,或者執行和解協議約定的履行期限尚未屆至、履行條件尚未成就,申請執行人就不能要求恢復執行。

其次,如果債務人已經履行完畢和解協議確定的義務,即便存在遲延履行或者瑕疵履行的情況,申請執行人也不能要求恢復執行。遲延履行或瑕疵履行給申請執行人造成損害的,申請執行人可以另行提起訴訟,主張賠償損失。


最后,出于審執分離的考慮,當事人、利害關系人主張和解無效或可撤銷的,應當通過訴訟程序認定,再向法院申請恢復執行。


(五)明確執行和解協議中擔保條款的效力


為擔保被執行人履行執行和解協議約定的義務,申請執行人常常會要求被執行人提供擔保。此類擔保條款是否構成民事訴訟法第231條的執行擔保,執行法院能否依據該條款直接執行擔保財產或者保證人,實踐中爭議很大。


為解決該問題,《執行和解規定》特別規定了執行和解協議中擔保條款的效力,即如果擔保人向人民法院承諾被執行人不履行和解協議時自愿接受強制執行,恢復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后,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請執行人的申請及擔保條款的約定,直接執行擔保財產或保證人的財產,不需要申請執行人另行提起訴訟。當然,如果申請執行人選擇就履行和解協議提起訴訟,擔保條款依然有效,申請執行人可以在訴訟中主張擔保人承擔責任。


二、《執行擔保規定》的有關情況


執行擔保是民事訴訟法第231條規定的一項重要制度。執行擔保一方面增加了債權人權利實現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通過適當延緩債務履行的期限,幫助債務人整頓生產經營,籌措資金,提高償債能力,對保護債務人的合法權益,穩定經濟發展有著積極意義。但是,因法律、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比較粗疏,導致司法實務中對執行擔保的適用范圍、成立條件、法律效力等問題缺乏統一認識,各地法院實際做法存在較大差異。為統一法律適用,充分發揮執行擔保的制度優勢,進一步規范人民法院辦理涉執行擔保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在充分調研,反復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出臺了《執行擔保規定》。


該規定共16個條文,重點對以下四方面內容予以明確規范:


(一)明確執行擔保的擔保事項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31條,在執行中,被執行人向人民法院提供擔保,并經申請執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決定暫緩執行及暫緩執行的期限。但該條并未明確,擔保的事項到底是什么。司法實踐中,不少執行實務工作者對擔保事項的理解較為寬松,即只要涉及執行程序的擔保,例如為解除保全措施提供的擔保、第三人撤銷之訴中第三人為中止執行提供的擔保,都屬于執行擔保。經研究,我們認為,上述擔保雖然都和執行程序有關,但與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的規定尚有區別,在概念上不宜混淆。


一方面,上述規定中提供擔保的主體各不相同,擔保事項也差異較大,很難涵蓋在同一制度之下。另一方面,執行擔保的法律效果是不經訴訟程序,直接要求相應主體承擔責任,這種對當事人程序保障的限制,應當有法律的明確規定。為澄清上述誤解,《執行擔保規定》將執行擔保明確限定在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即為被執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提供的擔保。


(二)明確執行擔保的實現方式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31條,被執行人于暫緩執行期限屆滿前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權執行被執行人的擔保財產或者擔保人的財產。但由于其對執行擔保具體實現方式的規定較為籠統,導致司法實踐中,人民法院的做法不一。有的不出裁定直接執行,有的裁定追加擔保人為被執行人,有的裁定直接執行擔保財產。處理方式的不統一,既有損司法權威,又增加了糾紛產生的可能性,司法解釋對此應當予以回應。


經反復討論,考慮到執行擔保與變更、追加執行當事人在民事訴訟法上屬于不同的法律制度,《執行擔保規定》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申請執行人的申請,直接裁定執行擔保財產或者保證人的財產,不得將擔保人變更、追加為被執行人。


(三)確立執行擔保的擔保期間


《執行擔保規定》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確立了執行擔保期間這一全新的制度。這主要是出于以下考慮:


一方面,民事訴訟法解釋第四百六十九條曾經規定過擔保期限,但因其內涵與擔保法的保證期間明顯不同,實踐中常常引發誤解;


(作者:公眾號《民商事裁判規則?》 編輯:admin)

新文章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