郜志新:如何構建公司法務的核心競爭力

時間:2017年03月03日 信息來源:微信公眾號:《中國公司法務研究會》 點擊:635收藏此文 【字體:

中國公司法務群體的興起和發展,與社會律師群體在法律服務市場形成了復雜的同業競爭與優劣勢合作關系,新奧集團首席法務總監郜志新認為,目前公司法務的核心競爭力模式尚不清晰,如何培育和提升核心競爭力,成為理論盲點和實踐難題。

文 | 馬麗



郜志新


新奧集團首席法務總監,中國政法大學企業法務管理研究中心受聘研究員,法學副教授職稱,河北廊坊仲裁委員會仲裁員。精通大型企業集團的問題與法務管理,專長清潔能源行業的法律問題與法律事務。

法律服務業在中國現階段是個完全競爭的服務領域,律師業的多年發展和經驗積累,使律師及律所組織的核心競爭力模式越來越清晰,但公司法務近幾年的興起和發展,蠶食了部分法律服務市場,對社會律師的生存和發展形成了一定的沖擊和挑戰,同時,公司法務群體與社會律師群體在法律服務市場形成了復雜的同業競爭與優劣勢合作關系,在人力資源的流動上,也呈現雙向且層次差異化的上升趨勢,那么,目前公司法務群體或企業法務系統存在哪些普遍問題,公司法務的核心優勢到底是什么,如何培育和提升公司法務的核心競爭力,成為眾多法律人的關注重點。

    

擔任新奧集團首席法務總監之前,郜志新先后做過法學副教授和律師,豐富的經歷讓他對公司法務有了更深層次的思考。

 

 

困擾公司法務的六大問題


郜志新認為,目前擺在中國公司法務面前的有六大問題:一是公司法務的核心競爭力模式不清晰。既然有龐大的社會律師隊伍,企業有必要建立公司法務系統嗎?有公司法務就一定能滿足企業需求嗎?公司法務未來不被社會律師替代的核心能力到底是什么?;二是法務與業務“兩張皮”,經?!瓣P系不融洽”;三是公司法務與社會律師的法律服務產品差異化不清晰;四是公司法務經常面臨為實現業務目標而是否該“闖黃紅燈”的兩難職業風險選擇;五是符合公司法務標準的人才“貨源不足”;六是體制、制度、機制與理論上的支持滯后。


公司法務人員的核心競爭力是困擾公司法務人員的首要問題,幾乎所有的法務人員都在困惑,自己的職業發展方向是什么,目標和未來又在哪里?

   

什么是核心競爭力?就是某一個時間段內你能夠擁有,而競爭對手卻沒有的資源、能力或優勢等。如果你有,競爭對手也有的就不能算作核心競爭力,只是普通競爭力。郜志新用一個通俗的案例予以說明,三位父親替各自的兒子向一個漂亮女兒的父親求婚,第一個父親說:“我家特別有錢”;第二個父親說:“我家很有權”;第三個父親說:“我家既沒錢也沒權,但我兒子的兒子在你女兒腹中”。這個案例不一定很貼切,卻可以很好地說明什么是核心競爭力。

   

具體到公司法務領域,公司法務的核心競爭力與公司法務功能定位密切相關,當前,很多企業的法務定位僅僅停留在企業出事后的消防員的角色上,但實際上,企業對法務的需求是多元化的,郜志新形象地將公司法務的功能歸納為五種角色:一是提供法律服務支持的“服務員”;二是法務協同管理的“管理員”;三是防范監督風險的“監督員”;四是維權保障救濟的“保安員”;五是培育法治環境的“教員”。

   

“站在公司法務功能多元化的高度,公司法務的核心競爭力發展方向體現在兩方面:一是精法務、通管理、熟業務的復合性法務人才;二是特定行業、產業或產品服務的尖端公司律師或法律領先者”,郜志新認為,把握了上述兩個方向并做好職業規劃后,法務人員基本上就穩定了,而法務與業務“兩張皮”、公司法務與社會律師的法律服務產品差異化不清晰等問題也能就此找到解決方案的思路。

    

具體來說,一個精法務、通管理、熟業務的復合性法務人才,他可以站在公司商業目標的高度看待問題,與業務人員的目標達成一致,與業務人員的沖突自然就消失了;而特定行業、產業或產品服務的尖端公司律師或法律領先者的定位,讓公司法務人員很容易與社會律師區隔開來,郜志新指出,社會律師在具有普遍性、專業性的法律問題上具有優勢,但卻缺乏在行業領域進行深入發展的土壤和空間,很難成為特定行業的尖端律師,而這正是公司法務人員的機會和優勢所在。

 

 

實現法務理念的六個轉變


針對公司法務當前面臨的普遍性問題,郜志新提出了法務理念的六個轉變:一是從事后補救向事前預防轉變;二是從被動受理向主動介入轉變;三是從專業型法務向業務經營型或管理型法務轉變;四是由法務管理“零散型”向法務管理“系統型”轉變;五是由通用型法務向專業型、行業型、產品型法務轉變;六是由法律專業人向商人和職業經理人轉變。

    

這六個理念轉變的難度從前至后依次增加。近年來,不少企業在前兩個理念轉變  上取得了一定成效,即強調法律風險預防和主動介入業務流程。后四個理念轉變可以歸納為一個核心:公司法務應具備商務或業務頭腦。這一認識已經得到越來越多的共識。

    

郜志新還說,社會律師與公司法務在教育經歷上,大多沒有經受過管理課程的專業培訓,也缺少商務、投資或經濟類的專業培訓,因此,我們也注意到,很多法律人的思維與行為習慣更像一個“法律專業工匠”,很難在思維上達到老板的高度和職業經理人的廣度與深度。

    

法務和業務人員關系不融洽是法務人員缺乏商務思維的突出體現。實踐中對于二者關系的理解,不是制約或監督的關系,就是流程環節上服務或管理關系,郜志新認為,應站在企業戰略與投資人的高度上,通過組織、流程或協作關系,將法務融入業務,建立一體化的伙伴關系。

   

 一般情況下,法務若缺少商務思維,或不站在商人的高度和角度看問題,就會把法律風險“放大”,并始終與業務“吵吵鬧鬧”。法務人員應站在公司政治的高度上看待法律問題,用商業思維、生意方法、管理手段、人脈等多途徑解決爭議是大的共識。在這方面的一個反面教材是三株口服液,當年的三株口服液就一個老漢喝了三株后死亡是否承擔責任與家屬較勁,打了三年官司,結果官司三株贏了,市場卻沒了,三株因此而倒閉。郜志新說,“有些法務只算法律賬,不算品牌賬和其他帳,這是大忌”。

 

有一種擔憂的聲音指出,法務人員具備商務思維后,是否會在“闖黃紅燈”與“實現目標”之間的兩難選擇中更易偏向后者,繼而導致企業的合規底線經常失守。郜志新對此表示,如何平衡“闖黃紅燈”與“實現目標”之間的關系,的確是公司法務面臨的最大職業風險,為實現商務目標,法務人員能否逾越“黃紅線”的智慧與能力經常受到挑戰。但強調商務思維并不是對風險的忽視,而是讓法務人員對風險的考慮多了一個思考角度。

 


探索差異化的法律服務產品

創造服務優勢


目前,公司法務與社會律師的法律服務產品同質化程度非常高,公司法務與社會律師的法律服務產品差異化不夠,仍然是公司法務服務類產品的未來發展方向。針對不同類型和行業企業的法律服務產品,需要從客戶和價值兩個維度,對傳統服務產品進行重新梳理,并構建“含金量”更高的法律服務產品范圍。一些企業存在的法務地位不高,被邊緣化問題等,都與服務產品的老化或價值不高有關。在一些大集團,公司法務在做好基礎性法律服務的同時,給內部客戶做增值性服務、延伸式服務、擴展式服務和全程式服務,受到了很高的評價。

   

創造服務優勢,就是進一步提升服務理念,強化服務手段,規范服務行為,提升硬件服務檔次,打造優美服務環境,推行全員服務機制,形成企業服務價值鏈。根據不同群體,大力倡導人性化、個性化、親情化服務,以提升標準化的法律服務水平。

   

郜志新指出,公司法務相對于社會律師,其差異化法律服務產品的多樣化、成熟化和專業化,以及服務優勢的形成,將最終鑄就公司法務不可替代的核心競爭地位與價值,進而逐步擴大公司法務在法律服務市場中的“蛋糕份額”。


對公司律師來說,避免與社會律師同質化的基礎條件是尋找到適合企業自身的法務管理模式。郜志新指出,沒有一個適合所有類型企業的最佳法務管理模式,只有最適合的法務管理模式。企業應根據具體行業、企業的業務戰略、管理目標和法務需求,來設計自身的法務管理系統解決方案:

   

首先,在法務功能的配上,多元化的法務功能包括法律服務支持、法務協同管理、風險防范監督、維權保障救濟、法治環境培育等五方面,并不是所有的企業都需要五個功能都具備,而是根據自身需求為法務部門配置相應的功能。


其次,在法務管理的目標導向性上,應根據企業對法律風險管理的定位與偏好,來確定是業務目標導向下的法務模式、還是風險防范導向下的法務模式,或是綜合導向下的法務模式。市場上的成熟企業或監管色彩濃的企業大多選擇風險防范導向,而完全競爭型或業務開拓期的企業大多選擇業務導向型。

   

再次,在具體管理模式的選擇上,常見的法務模式包括:集中管理型、分散管理型、矩陣管理型、集中與分散結合型、集團內部律所型等。郜志新認為,每種模式都有自己的優勢和劣勢,對于企業來說,沒有最優模式,只有最適合的模式,企業應根據企業商業模式、管理架構,優化設計最適合經營業務需求的法務管理模式。


(原文發表于《公司法務》2013年2月刊)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中國公司法務研究會》

原文鏈接:http://mp.weixin.qq.com/s/JjtXudGPM__jlyDscVTP7g





(作者:馬麗 編輯:admin)

新文章

pk10